湖    北
文  明  网
文明要闻 直播湖北 文明创建 未成年人 志愿服务 道德模范 楚风评论 漫说文明 图说文明 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简报 电话:027-87813373
公益广告 文明专题 文明城市 文明单位 志愿活动 湖北好人 文明视频 我们的节日 公示公告 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简报 传真:027-87233731
您当前的位置 :湖北文明在线 > 风尚

读书|生命的疼痛和力量

发表时间:2018-06-04 10:03  来源:湖北文明网

作家和孤独症儿子的17年岁月

  “我曾经去过北京、上海,我找过儿童医院、妇幼医院,综合的名医院有同济医院、协和医院。在这些医院里,儿科把我们推到喉科,喉科说他们不能治,没有孤独症科,最后又推到精神内科,精神内科说他们不能治。”作家普玄的长篇作品《疼痛吧指头:给我的孤独症孩子》近日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。书中描写了普玄与儿子之间的真实故事,他的儿子从3岁确诊为孤独症至今已经走过了17个年头。普玄说:“这部作品写给自己,写给广大读者,更写给那些自闭症孩子的家长,以前认为,痛苦的经历不应该向他人絮絮叨叨地堆砌和抱怨;但是如今的看法有所改变,痛苦传递出去后会变成金光闪闪的东西,对痛苦进行克制地表达,往往更容易让读者接受。”

  咬的是自己疼的是父亲

  一个孤独症孩子总是咬指头,他不会说话,似乎咬手指可以代替说话。他是父亲的指头,咬的是自己,疼的是父亲;父亲是奶奶的指头,父亲的痛,疼在奶奶心头。作家普玄从孩子咬指头这个细节入手,写出孩子、父亲、家族以及时代的疼痛。

  书中讲到,儿子在不注意的时候会走失,第一次走失找了4天;他会说五字句“爸爸早上好”,但这是别人教他说的,他可能并不清楚爸爸是谁;他还会倒开水,但他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右手拿壶,左手拿盖,他需要用两只手去完成别人单手的动作……

  儿子的孤独症是普玄生命中的苦难,他带着儿子四处奔走,每一次治疗都是他的希望,这种状态持续了很多年,但母亲的一句话点醒了他:“你不要在这件事情上较劲,你要学会跟这种病症相处,要以它为朋友。”普玄也在母亲的一席话中渐渐明白在改变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,他还可以改变其他的东西,“现在我没有办法治好儿子的时候,我可以把我自己的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