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播文明 引领时尚
  • 公众号
  • 微博
湖北文明在线 > 文明要闻

【组图】说不出的感动!“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”候选人马旭千万捐款背后

发表时间:2018-12-28 10:39 来源:湖北文明网

马旭和老伴在家门口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魏铼 通讯员 徐晨 摄)

  “新中国第一代女伞兵,捐款1000万给家乡办教育。”今年9月,85岁的湖北省军区离休干部马旭的义举被媒体广泛报道。

  近日,马旭因候选2018年感动中国人物,再次引起社会关注。耄耋之年,为何捐出毕生积蓄?千万巨款,又是从何而来?

  12月21日,记者赶赴武汉市黄陂区,探寻这位老战士的人生追求。

中国首位女空降兵马旭,现已年过八旬。

  少小从军,救死扶伤

 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,车行至某部队营区附近,马旭和老伴颜学庸的家到了。

  低矮的平房、逼仄的空间。多年前,两老放弃单位分房,住进这个废弃的营房小院。进屋里,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物品;看身上,一双冬靴褪色又掉皮,马旭穿了多年还舍不得扔……

马旭夫妇居住的小院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魏铼摄)

夫妇俩在院子里开辟出一片菜地,种上一些平时吃的蔬菜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魏铼摄)

马旭和老伴颜学用跳交谊舞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魏铼摄)

  这就是那个一掷千金的老兵吗?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实在无法将两位老人和千万富翁联系起来。“为什么不让自己住好点、穿好点?”此情此景,记者忍不住发问。“和过去相比,现在的生活很幸福,我很知足。”马旭回忆起童年时光。

  

马旭夫妇家中客厅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薛婷摄)

年轻时的马旭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魏铼翻拍)

  1933年,马旭出生在黑龙江省木兰县农村。父亲去世早,母亲拉扯她和弟弟艰难度日。“那是日伪统治下的东北,我们都是亡国奴,连父母都不能叫。”马旭说,学校只教日文,学生不准说汉语,一旦发现说汉语,即便是喊“爹妈”,也会被赶出教室,轻则下跪,重则挨打。“没有国就没有家,更别说个人的前途和命运。”马旭感叹。

  如果说灰暗的日子里还有一抹亮色,就是母亲的坚强与豁达。“母亲会说大鼓书,一家人就靠她说书养活。”从小耳濡目染,杨家将、木兰从军、岳飞刺字等精忠报国的故事,早已深深烙印在马旭的心底。

  很快,机会来了。村里传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,人民解放军正在征兵,到了部队,“领导像父母一样和蔼、同志像兄弟姐妹一样亲热,还能上大学”。

  1947年5月,14岁的马旭参军入伍,和村里几个小伙伴一起来到了哈尔滨。在东北军政大学吉林分校学习半年后,她成为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一名卫生员。

  从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,6年多里,马旭跟随部队南征北战、救死扶伤,并获得抗美援朝纪念章等荣誉。1954年,她从朝鲜战场回国,被保送到第一军医大学。

  一代伞兵,两创纪录

  1961年,马旭学成毕业,进入武汉军区总医院。此时,空降兵部队刚组建。为方便部队家属看病,女军医马旭被调入空降兵部队。

  平静的生活,被即将开始的跳伞训练打破了。“男兵择优录取,女兵跳伞还没提上日程。”身高1米53,体重仅35公斤,马旭身体条件不符合跳伞标准。

  可她一心想跳,“部队同志都跳伞下去了,如果不能和他们一起跳,我这个军医就是废物。战士们生病、受伤了,要及时治疗,我必须跳伞。”“首长,您就让我跟着学下。”她鼓起勇气找到师长。“小马,跳伞可不像踢毽子好玩。”这位老红军往马旭手里塞了两个苹果,“你太瘦了,回去多吃点,把身体养好再说。”

  马旭的申请,没有得到批准。训练场上,看到战友们在练习跳高台,她也想去试试。刚上两个台阶,就被伞训教员拉了下来。

  马旭并未放弃。回到独自住的小院,她挖了一个三尺多深的大坑,填满沙子,用桌子、椅子搭起高台练习跳伞动作。

  一有空,她就到训练场上偷学动作要领。“我给自己定下计划,每天至少跳500次。”有时,白天工作太累,她睡到半夜再起来跳。

  半年后,部队考核的日子到了。马旭找到分管伞训的副师长,请求参加考核。

  副师长拗不过她,只得答应:“你要比他们跳得好,就跟着练;比不过,今后就不要再说了。”“我高兴、激动,终于等到这一天了。”上千人的训练场上,马旭一点也怯场。

  一连三次,马旭动作标准,一气呵成。

  顿时,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。从那以后,马旭获得了和男兵一起训练的机会,成为新中国第一代女空降兵。

马旭参加跳伞训练(左一)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魏铼翻拍)

  此后20多年里,马旭跳伞达140多次,一度曾创下跳伞次数最多的女兵和空降年龄最大的女兵两个纪录。

  军中伉俪,痴迷创新

  “结婚生子影响工作,我坚决不干!”马旭原本有这个念头。

  “部队可不养大姑娘!”领导也发出“最后通牒”。看到快30岁的马旭还不谈婚嫁,单位领导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  此时,同为军医的颜学庸已是马旭工作上的好伙伴。

  “我们俩都喜欢搞研究。”马旭说,他写字、画图比我强。

  一次,他们听说,苏联部队的一名驻岛战士突发阑尾炎,必须马上手术。此时,岛上只有一名医生。没有助手帮忙打开腹部,他如何完成手术?

  “遇到类似情况,我们该怎么办?”马旭和颜学庸几乎同时发问。“能否发明一种自动开腹器,在手术中帮助医生拉开腹部?”两人一拍即合。

  他们一起设计、修改,又把图纸送到上海的医疗器械厂家生产。最终,自动开腹器在临床获得应用。

  1963年,两个志同道合的年轻人走到了一起。

  55年来,两人相濡以沫,并且约定不要孩子,把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工作和研究中。

  他们瞄准军队需求,攻克科研难题。

  随军空降时,马旭发现,在着陆的瞬间,强大的冲击力容易造成战士腰部或踝部骨折。如何减缓冲击力,让战士不受伤?

  两人反复试验,设计出像袜子一样套在脚上的充气护踝,下降时充气减少缓冲,降落后把气放掉。这种充气护踝获得国家发明专利,并在空降兵部队推广使用。

  1995年,他们又研制出高原跳伞“供氧背心”,解决了伞兵空降中的缺氧难题,填补了空降兵高原跳伞供氧上的一项空白。

  要让官兵放心用,先在自己身上试。为了验证效果,他们20多次从天而降,甚至在花甲之年还从高原跳伞。

  为了更新知识,马旭和老伴一生从未停止过学习。家中,中日文对照的便签贴随处可见。离休以后,马旭还先后到武汉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学习外语和临床医学。

多年来,马旭一直保持着阅读的习惯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魏铼摄)

为便于学习,马旭在床上支起一个简易书桌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薛婷摄)

  在两老看来,最大的财富是满满的两柜书和资料,最舍得花钱购买的也是书。马旭说:“共产党员要与时俱进,活到老、学到老!”

  几十年间,马旭夫妇在军内外报刊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,并撰写了《空降兵生理病理学》《空降兵体能心理训练依据》等专著。

冬日寒冷,马旭在床上看书学习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薛婷摄)

为了学日语,马旭在日常用品上都贴上笔记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薛婷摄)

  “小气”老兵,捐款千万

  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。

  今年9月13日上午9时许,马旭夫妇来到一家银行网点,提出转账300万元。

  两位老人,一笔巨款,银行工作人员顿时警觉,“老人可能遇上骗子了”。

  一番解释、核实后,真相大白:两位老人要向黑龙江省木兰县教育局捐款1000万元,300万元是第一笔善款。明年3月底,马旭购买的理财产品到期后,另外700万元也将投入家乡的教育事业。

马旭自认为最好的一双鞋,仅值15元,只有出门时才舍得穿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薛婷摄)

  人行千里常思亲,树高千尺忘不了根。“当年,乡亲们送我当兵,现在生活好了,不能忘了他们!”少小离家,马旭再也没有回去过。近两年,随着年龄渐长,她萌生了向家乡捐款的想法。

  去年,武汉的一次战友聚会上,马旭向战友透露了自己的打算。在战友的帮助下,马旭联系上木兰县教育局,“选择捐给教育事业,是因为孩子是祖国的花朵,未来的希望。”

  “这笔钱是我们一分一角攒起来的。”马旭说,“我们俩舍不得花钱,也从不买衣服,一辈子穿军装。70多年来,大部分工资都存入银行,再把利息算入本金,越存钱越多。”

  除了工资,两老发表文章、转让科研成果,也有部分报酬,这些都成为1000万元捐款的一部分。

马旭和丈夫颜学用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薛婷摄)

马旭和老伴颜学用在简易的餐桌旁吃午餐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魏铼摄)

土豆泥和蒸南瓜是马旭夫妇餐桌上的常客。马旭说她和老伴都不太会做饭,对吃食也不太讲究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薛婷摄)

马旭夫妇相濡以沫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薛婷摄)

  在空降兵部队,熟悉两老的人说,不必怀疑千万巨款的来源,对自己小气,对他人大方,他们就是这样的人。

  马旭和老伴表示,“只要活着,还会继续攒钱、捐款,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党和国家。”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江卉 通讯员 何武涛)

责任编辑:李欢

关键词:马旭;感动中国

相关新闻

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
联系电话:027—87233731 投稿邮箱:hbswmbxxbs@163.com